深圳市德利誠精密機械有限公司歡迎您!
被數控五金加工機器人替換的崗位
2019-01-23

作為一名90后產業工人,鄭章騰早已不習慣看電視直播,可10月18日晚上下班后,他卻提前守在了電視機旁,全程觀看了央視《對話》節目。這期節目是關于東莞數控五金加工機器人換人的討論。
五金加工

 

  節目中,袁寶成說,東莞數控五金加工機器人換人并不是頭腦發熱,應該是大勢所趨,制造業的拐點已經到來,現在東莞面臨著勞動力短缺的情況,這逼著東莞要大規模進行數控五金加工機器人換人。
  鄭章騰看完節目以后很開心,他說,自己剛成為一名CNC(計算機數字控制)見習技術員,從市長和企業家的言語中,感覺像他這類智能制造人才在企業中將更加受到重用。
  這已然是趨勢所在。過去半個多月,記者通過多次走訪調查發現,在數控五金加工機器人換人的大背景下,東莞的勞動力市場正發生結構性變化――制造業企業中低技能、高危的崗位正在被數控五金加工機器人人逐步取代,而調試、維護和控制數控五金加工機器人人的技術性崗位需求正迅速增加。
  1、生產線從人滿為患
  到空無一人
  數控五金加工機器人換人初衷并非把原有的工人從生產線上換掉,而是因為招不到人,所以采購昂貴的數控五金加工機器人取代。
  長安鎮的振安路邊上,聚集著多家大型手機結構件代工企業。作為其中的領軍企業,勁勝精密的產品在全球手機結構件市場占有率達15%以上,年營業總收入近40億元,產能規模和綜合實力位居手機結構件行業前三甲。
  然而最近兩年來,隨著手機結構件金屬化趨勢加劇,用工成本的不斷增加,人口紅利優勢不再,這些企業的日子并不好過,即便如行業“隱形冠軍”的勁勝精密,同樣面臨著轉型爬坡越坎的考驗。
  從2014年開始,勁勝精密在手機金屬結構件車間率先啟動數控五金加工機器人換人。按照企業的規劃,未來數年,勁勝精密將持續加大投入進行智能工廠打造。“未來我們希望通過數控五金加工機器人換人,逐步成為傳統制造企業智能制造轉型升級的技術設備服務商。”勁勝精密總裁辦主任曹豪杰說,數控五金加工機器人換人正處于時代風口,市場對產品制造有了更高的要求,因此作為制造企業,他們有著迫切的轉型需要。
  “不得不換了。”石碣一家大型電子企業負責人說,企業近年來不僅用工成本增高,更為重要的是招工越來越難。數控五金加工機器人換人初衷并非把原有的工人從生產線上換掉,而是因為招不到人,所以采購昂貴的數控五金加工機器人取代。對于一些小企業來說,并不現實。
  在東莞,今年全市用工缺口已達到10萬人的水平,對企業的日常運營和長遠發展造成直接影響。按照勁勝精密副董事長兼執行總裁王建的說法,成本的不斷增加,正在加速蠶食企業的市場競爭力,數控五金加工機器人換人對于很多企業而言已是箭在弦上。
  2、部分工人轉崗
  薪資降低跳槽
  不出意外,明年我國農民工將出現負增長。人口紅利的消失,數控五金加工機器人代替人工,成為企業的現實選擇。
  在金屬精密元件的制造過程中,拋光工藝一直是十分依賴于手藝精度的技術活,即便是有著數年經驗的拋光師傅,也難以保證生產的良品率。且由于該領域合適的人才一將難尋,企業往往需要為此支付更多的用工成本。在另一層面,相比其他車間,拋光車間粉塵大、環境臟,更容易令員工患上職業病,且存在引發爆炸等潛在危險,也讓企業的安全生產弦時時繃緊著。
  綜合考慮到這些因素,2013年下半年以來,東莞一家大型手機元配件生產企業先后投入上千萬元,引進數十個機械手,對拋光工藝進行智能化生產探索。如今走進該企業的拋光車間,一排排整齊劃一的機械手取代了往日大量的拋光師傅,就生產線末端以往所必需的品質檢驗人員,也隨著企業對手機元配件生產工藝的革新而變得不再需要,取而代之的是一個可以同時抓取并檢測8個手機元配件的機械手,工作效率由此提升近一倍,每條生產線的用工則在原有基礎上又減少了3個人。
  隨著政府扶持政策的不斷落地,數控五金加工機器人換人在傳統制造企業中已然迅速鋪開。尤其在一些工作環境較為惡劣、存在潛在安全危險的崗位,數控五金加工機器人換人的做法被諸多企業認可,綜合效益更為凸顯。
  以前述企業為例,使用數控五金加工機器人人拋光打磨后,該車間的人力從改良前的650人降到改良后的60人,人力節約590人;產品不良率大幅降低,設備產能效率則大幅提升。按照產值換算,企業僅用了一年時間便收回了拋光車間數控五金加工機器人換人所投入的成本。
  在東莞萬德電子有限公司副總經理陳福成看來,把危險的工作交給數控五金加工機器人,讓緊缺的勞動力轉崗到數控五金加工機器人暫時無法替代的崗位,這無疑是在人口紅利漸漸消失的時期最好的選擇數控車床加工是機電一體化的典型產品, 數控機床控制技術是集計算機及 軟件技術、自動控制技術、電子技術、自動檢測技術。但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能順利轉崗,對工人來說,更換崗位卻面臨著降低薪水、短期無法適應的困局。
  日前,記者對東莞一家制造企業中109名因數控五金加工機器人換人而面臨離職或轉崗的工人進行電話訪問發現,其中80%以上電話已經顯示為空號深圳五金加工衡量一臺機床的質量是多方面的,但主要是要求工藝性好,系列化、通用化、標準化程度高,結構簡單,重量輕,工作可靠,生產率高等。而接通的工人中,大部分人已經去了深圳等周邊城市及內陸地區從事原來的工種,大多數人并沒有留在原有企業,接受再培訓轉崗的邀請。
  一名年齡為45歲的雷姓工人說,他所從事的是具有一定危險性的技術性崗位,老東家實施數控五金加工機器人換人后,要把自己從技術崗位調到了普通崗位,但工資降低了近三分之一,因此他選擇了離職。
  美國學者杰里米•里夫金更在其著作《工作的終結――后市場時代的來臨》中清楚地表明市場經濟發展至今天,對勞動力需求的減少已經呈現不可逆轉之勢。里米?里夫金的判斷不無依據。最新數據顯示,今年上半年,中國農民工增長率已經降到了0.1%。而在2010年,這一數字還是6%。不出意外,明年我國農民工將出現負增長。人口紅利的消失,數控五金加工機器人代替人工,成為企業的現實選擇。
  3、四分之三的企業
  “數控五金加工機器人換人”后用工未減
  數控五金加工機器人替換的更多是生產效率低、工作較為辛苦、且具備一定危險性的崗位,這些崗位也是新生代外來務工人員所不愿意做的。
  現實的另一面是,在東莞,當被問及數控五金加工機器人換人是否造成大量失業時,多數企業主均偏向于認為這一觀點有失偏頗。
  東莞萬德電子制品有限公司副總經理陳成福說,企業因為招不到人才被迫用到數控五金加工機器人,并不是數控五金加工機器人來了就容不下人了。在此期間,就算有個別崗位員工被數控五金加工機器人替換,也會被安排到其他崗位。就目前來看,企業每月正常流失的工人都有百人以上,藍領工人依然非常緊缺,不間斷招工還是常態。
  東莞百進五金塑料有限公司副總監吳元梅也表示,機械手代替人手后,公司并沒有進行人員的裁減。因為在處理頭盔頂殼批鋒的崗位上,人員流失率本身較高。一些年輕的工人會因為感覺工作辛苦,在工作一段時間后主動離職。一些40歲左右的老員工則會被分配到裝配或其他的崗位去工作。吳元梅認為,數控五金加工機器人換人最主要還是為了提升生產效率,提升效益。
  東莞勁勝企業大學相關負責人李政則指出,數控五金加工機器人換人的本質就是要通過數控五金加工機器人減少用工成本,解決長期存在的、因人才結構不匹配導致的“用工荒”。可這并不意味著大批工人將失業。以勁勝精密為例,員工內部轉崗消化的情況十分普遍,隨著企業不斷發展,對產業工人的需求還是會增加的,只要工人們愿意,都可以通過培訓實現調崗消化。在實踐中,也有一些工人因考慮調崗面臨工作地點改變或需要耗費精力再學習,不愿意做出改變的,選擇辭職去其他企業從事同樣的工作,或者其他工作,這都屬于雙向選擇的正常人員流動。
  來自宏觀層面的數據似乎同樣支持著上述觀點。東莞經信局局長葉葆華透露,數控五金加工機器人替換的更多是生產效率低、工作較為辛苦、且具備一定危險性的崗位,這些崗位也是新生代外來務工人員所不愿意做的。從該局目前走訪調研的情況看,參與申報數控五金加工機器人換人的企業中,有75%左右的企業用工沒有減少,有些企業在大力增加招引數控五金加工機器人人人才的情況下,用工甚至不減反增。只有約25%的企業的用工數量有所減少。 分頁:12
聯系德利誠
CONTACT US

電話:18320800807

傳真:18320800807

皇冠足球会员登录 郵箱:18320800807@163.com

皇冠足球会员登录 地址:廣東省深圳市龍華新區大浪街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