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市德利誠精密機械有限公司歡迎您!
數控五金加工業4.0時代新的競爭優勢
2018-11-01

目前是一個數控五金加工業4.0時代,也是所謂第四次數控五金加工業革命,按照馬克思指出的那樣,數控五金加工業革命不僅僅是生產力的快速提升,同時還是生產關系的改變。歷史將證明,數控五金加工業4.0時代將是人類數控五金加工業社會的新一輪變革,如同前三次數控五金加工業革命一樣,技術創新和金融資本將在數控五金加工業4.0時代扮演核心驅動力的角色。
五金加工

 

  技術是第一生產力早已成為大家的共識,由于技術的創新,導致了傳統的價值創造體系發生根本性改變,從而推動了一個新時代的誕生,這是有目共睹的事情。不過,從英國發生第一次數控五金加工業革命以來,如影隨形的另外一個力量也有著重要作用,那就是資本。技術加上資本的力量,給數控五金加工業革命帶來了不同尋常的變化,而且,每次新的數控五金加工業革命都比前一次數控五金加工業革命的周期更短,生產力的提升更快,這無疑跟資本市場的發展和創新有著密切的關系。
  雖然有不少專家提出數控五金加工業4.0時代的核心驅動力應該包括其他力量,例如阿里研究院的專家曾提出產業需求是第三個驅動力,筆者表示了數控五金加工業4.0是一次數控五金加工業革命,也就是從產業演進的角度來談的,除非是產業視角,才符合核心驅動力之說,產業需求是市場視角,自然不符合這個定義。
  技術創新仍然是第一驅動力
  按照德國數控五金加工業4.0平臺的專家對數控五金加工業4.0的定義,迄今為止的三次數控五金加工業革命都具有某種技術特征。數控五金加工業1.0是以機械化為特征的,數控五金加工業2.0和3.0分別以電氣化和信息化為標志的,在數控五金加工業4.0,則是以CPS(Cyber-PhysicalSystems,信息物理融合系統)為核心。以通俗的話來講,數控五金加工業4.0是以虛擬世界跟物理世界融合在一起為標準的。
  大約250年前,英國發生了第一次數控五金加工業革命,按照經濟歷史學家的記載,當時英國因為工人工資比較高,資本家發動了各種技術革新,期望解決工人工資較高的問題。事實上,英國的確找到了各種技術創新的機會,機械化的紡織機就是最為典型的代表,因為當時的社會需求還主要體現為服裝等穿著的改良,新型的紡織機出現,解決了生產力提升這個問題,更重要的是,機械化的應用,促進了機械化技術在其他領域的廣泛應用,從而導致了全社會掀起了一股機械化改造傳統生產的浪潮。
  在第一次數控五金加工業革命之后100年,又開始了第二次數控五金加工業革命,也就是所謂數控五金加工業2.0,這一次是以電氣化為代表的技術廣泛應用為特征。伴隨著的是管理的革命。生產車間的流水線應用,大大促進了大規模生產制造的發展,并且產生了一個新的階層(數控五金加工業1.0產生了工人階級)――專業管理層。按照哈佛商業歷史學家錢德勒在《規模與范圍》中的定義,英國是個人資本主義,德國和美國都是管理資本主義,也就是說英國比較重視個人及家庭對工廠的控制,而德國和美國廣泛的雇傭專業管理人員來對工廠進行管理,這是它們之間的差別,同時也是英國在數控五金加工業2.0時代落后的一個重要原因。
  在其后發生的數控五金加工業3.0,距今不過50年。雖然對于第三次數控五金加工業革命的認識有不同說法,例如錢德勒在寫《信息改變了美國》一書時,明確提出了想把書的標題確定為“第三次數控五金加工業革命”,但最后還是放棄了,但最近比較熱門的美國專家杰里米?里夫金(JeremyRifkin)寫了一本以《第三次數控五金加工業革命》為標題的書,不過看起內容主要以能源互聯網為主,顯然不能代表整個數控五金加工業領域的變化。毫無疑問,數控五金加工業3.0時代是一個信息技術廣泛應用的時代,按照德國數控五金加工業4.0平臺專家的劃分,數控五金加工業3.0是以德國企業擅長的“嵌入式系統”為代表的,如果客觀的分析,由于美國等傳統的數控五金加工業強國忙于發展新型電子數控五金加工業和互聯網產業,對傳統的機械制造等數控五金加工業種類重視不滿足,反而讓德國和日本等國強化了其傳統數控五金加工業領域的領導地位。當然這期間中國制造也逐步崛起,這是美國始料未及的。
  從數控五金加工業1.0、2.0和3.0的發展歷史來看,技術創新毫無疑問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把技術創新作為數控五金加工業革命的核心驅動力,應該不會有太大疑問。筆者相信,即便進入了數控五金加工業4.0時代,技術創新仍然會扮演核心驅動的角色。
  經過長達2年的研究,數控五金加工業4.0研究院把高度自動化、高度信息化和高度網絡化作為數控五金加工業4.0時代的三大技術特征,并簡稱為三個高度。有專家提出應該有一個“高度智能化”技術特征,考慮到人工智能領域還對智能化缺乏統一認識,同時在實際的數控五金加工業應用中難以判定智能化,因此最終沒有采取智能化標準。筆者認為,智能化更多的屬于一個定性的判定,難以在實際數控五金加工業應用場景中進行深度判斷,如果采取該標準,有可能會引起更多的爭議。
  對于自動化和信息化,相信持反對意見的專家不多,因為這的確是數控五金加工業2.0和3.0時代的最突出特征,甚至于可以認為,自從數控五金加工業革命以來,一直都在追求自動化的廣泛應用,諸如目前江浙以及廣東一帶在進行的“機器換人”,實際上可以認為就是自動化技術的應用。當然,為了實現企業管理的高效率,信息系統在企業中不斷深入應用也是一個重要的方面,諸如ME
  S、ER
  P、SCM和PLM等生產性信息化系統在工廠的應用,給企業的大規模生產運營帶來便利提供了可能。
  目前我國工信部提出的“兩化融合”以及“兩化深度融合”,其目的在于促進實現自動化和信息化在數控五金加工業企業的深入應用,實際上就是在加速我國制造業的數控五金加工業2.0和3.0改造。對于大部分數控五金加工業領域來講,充分利用自動化及信息化技術,可以改良運營績效,也可以提升企業生產的產品競爭力的。
  對于第三個高度――高度網絡化來講,這是一個數控五金加工業4.0獨有的特征。用通俗的話來講,就是互聯網技術在數控五金加工業領域的應用。當大量的生產制造設備聯網,同時也跟傳統的互聯網服務(在數控五金加工業4.0體系中定義為服務互聯網)結合起來,將產生一些很有意思的價值創造體系――諸如海爾正在實踐的所謂互聯工廠等概念,這有可能就是一種探索。
  在數控五金加工業4.0時代,以CPS技術為核心的新數控五金加工業價值生態將呈現新的價值創造場景,智能產品、智能制造以及智能服務可能會成為大家心目中新的數控五金加工業制造圖景,這跟傳統的生產制造只發生在車間邊界內的印象迥然不同。
  總而言之,數控五金加工業4.0時代的高度自動化、高度信息化和高度網絡化將成為新的技術標準,一些停留在數控五金加工業2.0或3.0階段的企業會加速進行自動化和信息化改造,同時一些有理想的制造企業會加速擁抱數控五金加工業互聯網技術,通過重組生產制造體系,為客戶及消費者提供一定程度的個性化產品和附加服務,從而在數控五金加工業4.0時代獲得市場定價權,避免簡單的價格競爭。
  金融資本助推數控五金加工業4.0快速實現
  在研究數控五金加工業革命發生的歷史時,我們常常會發現企業家精神的存在。不過我們會問自己,是什么力量促使了企業家精神的出現?筆者認為,企業家精神的出現,很大程度上是有金融資本在支撐其不斷創新,通過創新的產品和服務占據市場,獲得新的消費者,從而實現超額利潤的獲取。
  最近三十多年,中國制造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究其原因,不同專家會給出不同的結論。但筆者發現,因為中國各種生產要素的價格比較低,全球化帶來的各種資本進入中國市場,給了中國制造一展身手的機會。如果沒有全球大量的逐利的生產和金融資本進入,中國制造不太可能在短短三十年就走過數控五金加工業國家幾百年走過的歷史。
  卡蘿塔.佩蕾絲在《技術革命與金融資本》中分析了技術變革與金融資本的關系。毫無疑問,前三次數控五金加工業革命中,金融資本一直伴隨著每次技術革命,成為重要的驅動力。不僅如此,佩蕾絲還分析了技術革命產生的時候,金融資本一般是瘋狂的,因為現在的投入可能帶來很大的回報,會促使資本家冒險進行投資。事實上,公眾所認識的風口,很多時候是因為有大量的資本流入,而不一定是有真的市場需求存在,至少不是在短期就存在的。
  在一個新技術革命發生初期的大爆炸發生之后,金融資本會跟生產資本進行分離,由企業家掌握的生產資本將更加重視可以給企業帶來競爭優勢的基礎設施等投資,以在接下來的需求爆發和競爭加劇中滌訕基礎。例如,互聯網領域的BAT公司紛紛投入巨資在云計算領域,其商業邏輯也在于此――云計算將成為數控五金加工業4.0時代的基礎設施,這是毋庸置疑的結論。
  按照佩蕾絲對技術革命跟金融資本關系的分析,當投資泡沫發生之后,金融資本將與生產資本進一步結合,這一次它們合作將更加緊密,共同推動企業的產品及服務貼近市場,獲取直接的銷售回報。因為到了這個階段,技術的商業價值已經得到證實,資本的回報風險也大大降低。
  筆者認為,目前我們還處于數控五金加工業4.0時代的初期,也就是數控五金加工業4.0技術應用的大爆炸的前期,雖然有大量的金融資本不斷介入,但生產資本還比較缺乏,技術的應用模式還沒有得到很好地證實,這需要真正具有遠見的企業家做出英明決斷,找到適合自己的發展方向,才可能把握數控五金加工業4.0時代的發展機會。
  與消費互聯網領域的創新和創業不同,數控五金加工業制造領域的創新需要的資本顯然非常巨大(與消費互聯網創新需要的幾百萬投資相比),動輒幾個億甚至于幾百億的投入,這不是一般的VC可以承擔的,需要構建一個新的資本體系。相信深諳制度經濟學的李克強總理知道,從資本制度上提供疏通渠道,才是解決數控五金加工業4.0時代資本需求的實際方案。
  對于已經上市或在三板的企業來講,已經具有融資渠道和能力,可以通過針對數控五金加工業4.0領域的創新,獲得較好的估值,并利用增發等手段獲得擴展生產所需要的資金,同時還可以借助自己對數控五金加工業4.0的深入理解,收購一些可以滿足自己未來競爭優勢的創新企業深圳cnc加工而對于精確的追求,必然反過來提高標準的精度。實際上,這也是資本驅動力在數控五金加工業革命以來的重要作用,在英國發生第一次數控五金加工業革命的同時,英國的倫敦交易所就一直扮演重要作用,幾乎可以說,資本市場一直與數控五金加工業革命并存,互相促進了數控五金加工業革命的深入發展。
  數控五金加工業4.0時代的機會不僅僅屬于已經上市的企業,一些有野心的企業家可能擁有更大的機會,那就是開創一個新領域的機會。如同當時個人電腦產生的初期,諸如IBM等傳統企業是無法想象個人電腦在人類社會的廣泛存在,因此也就錯過了提供個人軟件或部件(諸如CPU等)的機會。當時擁有遠見的年輕人比爾蓋茨投身個人軟件領域,成為了IT時代的翹楚,也不過是在20多年前發生的創業故事。
  在數控五金加工業4.0領域,肯定會產生一些跟傳統工廠不同的價值創造體系。通過生產制造的確可以產生價值,但在可能的未來,也許會在服務互聯網(InternetofServices,IoS)產生一些數控五金加工業4.0企業,這種企業多半不會是諸如百度、阿里巴巴和騰訊一類的互聯網企業,它可能會對生產制造有很深入的理解,同時也能夠理解消費互聯網在新數控五金加工業價值生態中的定位,從而改變了數控五金加工業4.0時代的競爭規則。我相信,這樣的企業家肯定會出現。
  在數控五金加工業4.0時代,我們需要理解技術和資本兩大核心驅動力,它們在數控五金加工業4.0的演進過程中會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更重要的是,技術和資本兩者的有機結合,可能會改變目前的制造行業和互聯網領域的競爭格局,給一些真正理解數控五金加工業4.0時代規律的企業以新的力量,我們把這種力量稱為新的競爭優勢來源五金加工功能不斷豐富,采用了工序、工藝集中化和復合化技術。無論怎么樣,期望把握數控五金加工業4.0時代發展機會的企業家,應該不要放棄創新,這毫無疑問是成功的必要條件。

聯系德利誠
CONTACT US

電話:18320800807

傳真:18320800807

郵箱:18320800807@163.com

地址:廣東省深圳市龍華新區大浪街道